大学生求职的互联网“围城”:被神化的“大厂梦”

原创 PC4f5X  2021-01-16 01:32 

原标题 大学生求职的互联网“围城”

作者 陶力 韦香惠

拼多多持续被曝出的“加班”导致员工压力过大等事件,令互联网的加班文化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狼性”成为行业的标签,但仍然挡不住一波又一波年轻人递上投名状。

近日,字节跳动发布了2020秋招数据报告。这家连续三年蝉联投递热度榜首的互联网大厂,今年一共收到来自全球6000多所高校的15万以上应届毕业生的求职简历。作为互联网大厂的代表,字节这份数据报告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应届生对于互联网的求职热情。

在他们看来,互联网依然是应届生最好的去处。

拉勾网去年9月发布的报告显示,71.63%的毕业生认为,互联网行业的抗风险能力更强。与此同时,疫情几乎没有降低互联网行业的招聘需求,近30%的互联网企业甚至新增、或扩增了应届生校招需求。因此,2021届毕业生的秋招时间,也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百度、腾讯、阿里、字节跳动、京东等大厂,都从8月份就发布了应届生秋招信息,技术岗位的提前批更是从5、6月份就开始。

这意味着,2020届毕业生还没毕业,2021届的求职大战就已打响。从拉勾网对8000多位应届毕业生调研结果来看,近90%的毕业生感到求职压力提升。多名应届毕业生在接受21Tech采访时,也不断提到“内卷”这个流行词汇。

教育部测算,2021届毕业生人数近1000万,除去考研录取人数100万,将有900万应届生进入就业市场,加上海归及往届未就业学生,超千万“新人“的就业问题需要解决。

高薪、大平台、业务前景这些被很多应届生认为互联网大厂独有的光环。尽管996、年龄危机、内卷等问题严重,但对于刚刚走出校园即将独立生存的年轻生命而言,尚是青春能够承受之轻。

有人把互联网比作“围城”,这些城外的年轻人努力地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看,再一步步向前进,希望自己有一天成为“城里人”。

“进城”之难

Value是21届秋招大军中的一员,采访的时候,他给21Tech看了一张互联网大厂的金字塔图。上面所有的企业他都投过,不幸的是,所有的简历都石沉大海,遭到了“默拒”。他认为,学历是主要原因。

Value来自普通一本院校,求职互联网运营和产品岗位,有过一家教育机构运营实习经历。在他看来,互联网大厂的运营或者产品至少需要第一学历就在211以上。他说:“秋招中,HR面对成千上万封简历,学历是最快速也是最直接的筛选方式。”

应届生小刘也表示,在她面试字节跳动运营岗位时,一起群面的同学中基本都是名校硕士,不乏来自QS前30的选手。这让她在正式开始前就有点“心虚”。“当时真感觉是神仙打架,没自我介绍前,感觉自己帝都211硕士还挺有优势的,大家介绍一圈后感觉自己就是来凑数的。”小刘对21Tech说道。

字节跳动2020秋招数据报告中显示,总投递数排名前五的高校分别是华中科技大学、北京邮电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浙江大学和电子科技大学。这是5所双一流高校,其中3所985,2所211。据其中一位HR说,企业的确会根据设置一些量化的指标,尤其是针对热门岗位,通过机器来自动筛选。不符合指标的简历甚至都不会有被人看到的机会。

除了学历的门槛以外,互联网对于求职者的经验要求也十分高。根据字节跳动发布的的秋招报告中,40%以上的应届生在字节实习过,研发岗的比例高达55%,超过了投递者的一半。

应届生小李秋招中投递了15家互联网企业,最后收到了3份offer,这已经是一份不错的秋招成绩。他告诉21Tech,互联网比较看重对业务的理解能力和学习能力,需要一个相对成熟的、经历过一些项目的预备选手,而且必须突出独立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

据了解,在面试过程中,绝大部分面试官都会对候选人的简历进行深挖,会当场出一些相关的业务题目进行考察。大厂项目经历会是大大的加分项。

采访中,有一位做过大厂秋招业务面的面试官透露,今年能够在校招中走到面试环节基本都有两到三段相关经历。他说:“企业不是学校,更不是科研所,学历只是一方面,更看重的是你有没有业务能力,能不能快速上手,哪怕是刚来的新人也要尽快能产生价值。”

然而,有了高学历和丰富的经验也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进城”实现大厂梦。

27岁的小何将于2021年6月从北京的一所名校硕士生毕业。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本科毕业后有过两年左右的社会工作经历,所以在年龄上比一般应届生大。这让他在秋招求职中十分不顺,目前还没有接到橄榄枝。他说,有一些面试官曾经隐晦地向他表示年龄的问题,以及为什么选择大龄读研再找工作。现在,小何正在准备接下来的春招,他对21Tech说,应该不会再投互联网了。毕竟35岁在互联网就可以算作是“老人”了。

今年考研总人数超过300万,往届生比例明显上升,其中不乏工作多年后再考的。这些人毕业后是否会选择互联网,而互联网又是否会接纳?似乎是一个悲观中又带有一些希望的答案。

“进城”之后

2020年8月,Louise从英国的一所大学毕业,经历了两个月的求职,在10月份她成功入职了一家头部大厂的HR岗位,率先成为了同届秋招中的“城里人”。“算下来年薪差不多可以超过20万,还有房补和免费的三餐,这在老家就是天价。”Louise告诉21Tech。

这是一个来自中国中部地区的女孩,本科毕业于东北的一所普通高校,后来在QS前100的英国学校读了一年硕士,八月份回国后就立刻投入秋招之中,求职方向是HR岗位。期间,为了提升实习经历,她同时找了一家知名房企实习。Louise表示,自己算是秋招中比较幸运的,只折腾了不到两个月就顺利拿到大厂offer,家乡的小伙伴说,她的工资比老家国企领导都要多很多。

自从拿到offer后,她就以实习生的身份开始在公司全职工作,直到境外学历经过教育部认证后正式入职。这也是今年秋招中的大趋势,许多企业都要求拿到offer的候选人先开始在公司实习,直到获得毕业证书正式入职。

实习期间,Louise所在公司的工资和福利按照正式员工的标准发放。因为公司给租房补贴,她现在可以在北京住上一套不错的房子,且距离公司很近,步行不到15分钟,避免上下班挤地铁。工作日的三餐也可以在公司解决,她可以节省很大一部分开销用在工作以外的休闲生活。

只是,她的休闲生活有些少得可怜。

公司最近有很大的招聘需求,作为一名HR,她几乎都是10点钟开始上班,一直要到晚上10点才能下班。不忙的时候,晚上8、9点钟她就会开始收拾准备。此外,大小周,即大周工作六天,小周工作五天,已经是许多大厂标准设置。Louise的许多同事常年都保持这种节奏,她也从开始的不适逐渐习惯。

因此,Louise会抓住每次难得的休闲时光。元旦期间,她利用这个难得不用加班的假期拉着朋友在大悦城进行了一场“血拼”。“不经意间,就花了2000多,幸好现在一个月差不多能挣两万。”她对记者说道。在Louise看来,现在能够有一个尽情逛街的下午是一件无比奢侈的事,与之相比,2000多的商品并不算高消费。

谈到现状,她用“骑虎难下”来形容现在的处境。一方面大量的工作几乎完全占据了她的日常生活,但另一方面大厂的高薪和基本生活保障又让她在北京能过得体面和丰富。Louise说:“刚开始也想过走,从拿到offer的实习期就开始加班,觉得自己撑不住了。但慢慢地就离不开了,在里面虽然累点,起码挣得多,去外面又能好到哪儿去呢?”

应届生把知道offer工资称为“开奖”,他们会发布在offershow的小程序上。21Tech从上面了解道,今年字节跳动应届生给薪最高的研发类SSP offer可以达到将近45万人民币的工资,即使普通的非技术岗最低也在15万以上,有些应届生说这是“白菜价”。其他头部互联网大厂薪资也与之相差无几。

此前,拼多多女孩凌晨下班途中不幸去世的消息,引发社会对大厂工作的关注。offershow上有一个应届生发布了拼多多校招运营offer的价格是月薪一万三,发16个月,算下来可以拿到20.8万,但同时他备注信息:“拼多多买菜,猝死一个98年的,去多多的真的需要谨慎。”类似的备注信息在上面还有不少。

采访中,几位应届生几乎都同时提到了互联网的高薪和高压,前者是他们“进城”的最原始动力,后者存在某种程度上的阻力,但大小对于每个人而言的确不同。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是表示要“进城”试试。

“围城”的选择

除了岗位竞争激烈以外,今年互联网招聘中对应届生的要求也大大提升。暑假期间,腾讯就因为秋招笔试难度冲上过微博热搜,阅读量达到9000多万。随后的AI面、群面、业务一面、二面、HR面等多轮面试和多种面试形式也被媒体作为今年秋招的热点话题讨论。

采访中,应届生小李表示,如果说往年一个70分的国内硕士就能拿到一个相对不错的offer,那今年这个offer只会属于一个80分的人。

“今年互联网秋招更难,但也更吸引人。疫情下数字经济的发展,让互联网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和待遇,尽管存在不稳定和996,但相比更不稳定和低薪的其他选择,互联网已经能给很多了,所以说也更吸引人。这两者可能也互为表里,因为疫情下选择不多,所以互联网更吸引人,因为更吸引人,所以进来就更难。”小李进一步透露。

但同时,他也提到“大厂被神化了”。互联网大厂旗下的产品,几乎占据了这个时代全部的注意力渠道,因而自带超强的形象自塑能力。长期处于校园的毕业生做社会选择的时候,往往通过自己的认知半径做选择,那些来自互联网大厂的产品,渗入到每个大学生的手机中,覆盖日常各方面,使他们在做选择时有不自觉的亲近感和强烈认知。

选择互联网大厂就职的学生来自各个专业。我国高等院校专业设置目录上,真正以互联网岗位名称命名的专业,如产品经理、用户运营其实非常少,在这些岗位的招聘需求中能见到的专业限制也非常少,更多的是对相关经验、技能甚至兴趣取向的要求。比如95后、00后都爱使用的B站和网易游戏,会在招聘需求中提到如果是忠实用户或玩家更佳之类的话术。

应届生Alice从2020年6月份开始,就在网易游戏实习,她说自己是阴阳师的忠实玩家,也因此成为了网易的正式员工。她并没有在今年大厂秋招中投入很多精力,除了腾讯游戏以外,就在准备网易的转正。最后出于对阴阳师这款游戏的热爱,她还是选择了网易。相比其他,强烈的产品认同感更是她选择的主要原因。

小李在秋招中曾经反思过,为什么任何专业的学生都会尝试投大厂?新闻传播学专业的他在面试360新闻编辑岗位时被问到:“年轻人,你如何看待算法时代的新闻理想主义?”他给了一个很有“情怀”的答案后,面试官对他说:“想这些很多也很远,先掌握生存技能吧。”

互联网能够给到他的与他真正想要的,两者之间是否能够相符,又或者是否是鱼与熊掌的关系,他说:“也许只有在都拿到选择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要什么。”

本文地址:http://www.whdtkjbb.com/12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